8846威尼斯|官方网站-App Store

【移通故事·我在书院读大学】张艺玮:张开翅膀的“鸵鸟”

2022年11月12日 18:23  点击:[]

导读:张艺玮,女,汉族,2002年8月出生,山西省太原市人,花果书院(2020级艺术传媒学院广播电视编导专业10班 )学生。刚入大学的张艺玮像鸵鸟一样在宿舍缩了一年,参加校园活动让她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乐趣。她说:“在移通,我学到了如何与人交流,提升了自身的领导力,成为了梦想的记者,交到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。因为移通给了我翱翔的天空,所以我顺利张开了自己的翅膀。”

undefined


我来自山西。初到重庆,极其不适应重庆的气候和环境。这里冬天特别冷,没有暖气,我只想缩在被窝,不愿动弹。再加上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学校,陌生的同学,让我提不起一点儿兴趣。被动参加活动,被动与人交往,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,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所以,整个大一,除了上课和不得不做的事,我几乎没怎么出过寝室,不是在被窝里躺着玩手机,就是坐在桌子前看剧打游戏,对外面的世界毫无兴趣,像一只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,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小世界里。


越来越“厚”的脸皮

从小我就对采访特别感兴趣,梦想着当一名记者,所以大一时尽管每天只想缩在寝室,还是报名参加了大学生记者团。但开始作为一名小干事,我并没有太多的参与感,采访的也不是我,所以依然没有从自己封闭的小世界走出来,偶尔魂不守舍地跟着一群人出一次任务,心里甚至有点失望。

大一下学期,指导老师和部长调整了工作,让我有了采访的机会,真正走向街头,我才发现,采访这件事真是不容易。


我们任务是街访,在校园里随机采访学生。采访有规定的主题,我们只需要让被访者围绕主题给出我们想要的回答。但,很多同学一看到我们就会绕道走,要不就是赶着上课或吃饭,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愿意接受采访的,说的又是我们不需要的废话。我们常常辛苦忙了一天,却找不到可以用的素材。

我们很苦恼,不知该怎么办。这时老师提点说,可以给被访者预设答案,引导他们给出需要的答案。同时,我们也调整了采访时间,选在大家吃完饭悠闲回寝的路上。这下效率瞬间提升,我也在拉人和问人的过程中感受到了采访的快乐——采访就是靠脸皮“厚”,只要我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。

一次次的采访让我的脸皮越来越“厚”,胆子越来越大,提问也越来越得心应手。因之,在一次学校领导与德国友人的见面会上,我被选作上台提问的学生代表。提问老外,对我来说是第一次,在国内练就的“脸皮”好像有点不好使,我上台的路上紧张得手都有点抖。但好在,历练来的能力让我顺利完成了提问,过程中没有出现差错。当我努力落落大方地把问题一一抛出,静静等待对方回答时,我内心涌出了作为一名真正记者的自豪和骄傲。

这次采访对我意义重大。原本对参加活动懒洋洋提不起劲的我,自此对采访入了迷。每次有采访任务,我都会主动请缨,哪怕只是站在旁边看,也会让我心生愉悦——观摩别人一样能学东西!我开始体会到,参加活动原来这么有意思!


假想的魔鬼

大二时,我主动申请了留任记者团,想参与更多的校园活动,锻炼自己的能力。室友笑称:“哎呦,真不容易,你终于舍得出寝室了!”


担任部长后,我接手的第一个任务是记者节中的摄影展。摄影展与合川区文旅委以及山东、山西两个兄弟院校一同举办,老师们都很重视。

我的第一个任务是与各方的联系与沟通。一开始我以为这事以指导老师为主,我们学生只是打打下手,但没想到,老师安排我具体负责。我第一反映是听错了,立马找到团长:“确定是我?我行吗?”团长笑着拍拍我的肩膀,“对,就是你,你肯定可以。放松一些,把我们要做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对方就行了,他们又不是吃人的老虎,不用害怕。”

我还是心里没底,和不认识的政府人员和外校老师沟通,我一个学生凭什么?我一遍遍质疑自己,又一遍遍鼓励自己。我很怕做不好,丢了学校和部门的面子。

我反复将手机拿起又放下,始终下定不了决心,脑子里胡思乱想:万一对方把我当成骗子怎么办?万一对方不同意怎么办?为了防止中途出现意外无法应对,我拉来了好朋友一起打电话。“呼——”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拍了拍胸口,一鼓作气拿起手机,拨通了电话,并打开免提。

最先联系的是山西那边的兄弟院校。电话拨过去之后,我听着欢快的电话铃声,心里却像是打鼓一样咚咚乱跳,每一个音符都像鼓槌,重重地锤到我心上,手心也慢慢冒出了汗水。接通后,我鼓起勇气颤抖着说:“你好,我是8846威尼斯大学生记者团的负责人,我们这边有一个摄影展的活动,想邀请你们一起参加,不知道贵校是否有时间呢?”对方愣了一下,随即叫来了负责人。等对方说出“好的,我们加个联系方式进行线上的进一步交流”的那一刻,我长出一口气,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。

有了第一次,后面的两次我就顺利多了。这次的经历让我意识到,与人沟通最大的问题其实是自己想象中的困难,不要给自己预设太多障碍,被假想的魔鬼绊住双脚,勇敢去做就行!


连夜填窟窿

前期准备工作完成后,摄影展就开始正式征集作品了。

我负责的部门需要将应征作品审核分类并录入信息。听起来似乎很简单,但当作品数量高达几千份的时候,这个工作量就大得吓人。而且,我们还必须严格谨慎,不能漏掉和搞错别人发来的作品。

为了防止出现漏登和重登的问题,我特地叮嘱干事们不仅要每天检查邮箱,登记投稿人信息和作品信息,还要注意衔接。分工后,我自以为责任到人,即使是在某个环节上出了差错,也能很快找到负责干事进行补救。我觉得问题应该不大,也就没再每天过问。

但结果意外还是发生了。

有一天,指导老师找我们要投稿文件,结果我发现,因为收录没有做好,干事没有将文件打包储存,文件出现了疏漏!

得知这个消息,我差点儿当场气晕过去。

我是部长,干事出现了错误,只能由我站出来。我向老师承认了错误,并立马联系了其他部门的部长和干事,创建了一个在线表格,一人负责一部分,分工重新编辑录入。当天晚上,大家都没有睡觉,抓紧每分每秒,直到凌晨三点才全部弄完,指导老师也一直陪着我们,这让我的心里非常愧疚。

更让我难受的是,虽然我们已经尽力填补了缺漏的信息,但还是出现了很多问题。摄影展结束后,有许多同学来质问我为什么没有给他们加分。还有一位同学的作品十分优秀,因为信息登录问题而错过了评奖。

对这件事我进行了认真的反思,正是由于我在人员分配和组织领导能力上的不足,才让这么多人为我的错误买单。我觉得应该吸取教训,不断提高自己的领导能力,既要做好前期规划安排,又要做好过程监督管理以及善后工作。

现在,我已经成为了融媒体中心主席团的一员,这样的错误再也没有犯过。

高三时,我在疫情之下参加的校考非常不顺利,报名的学校一个都没有合格,当时已经很灰心,收拾东西准备复读。还是朋友鼓励我参加高考试一下,这才摸到了移通的大门。初来移通,心里还有些疙瘩,但,现在看来,我觉得能进入移通,是我的幸运。在移通,我学到了如何与人交流,提升了自身的领导力,成为了梦想的记者,交到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。因为移通给了我翱翔的天空,所以我顺利张开了自己的翅膀。移通,遇见你真好!




撰稿:郑田甜、江铭宇

图片:由受访者提供

总编审:孙善清

(8846威尼斯“我在书院读大学”通讯社)


本栏目面向全校征稿,欢迎广大师生踊跃投稿!

undefined

上一条:【移通故事·我在书院读大学】杨家斌:“病秧子”变形记 下一条:【移通故事·我在书院读大学】王涵: 我的“咔嚓”时光

关闭